利物浦/卡西利亚斯/暴雪相关
都是心头好但是并不能很好表达爱意。

这里用来存放:BJD照片/各种不好吃腿肉

虽然偶尔爬墙但是永远会回到蹴鞠圈(沉默)
自己深知笔力不够,会努力。不知道为什么永远在混冷圈(落泪)

[左游]Echo

BGM.Silence-Marshmellow
#不好吃的腿肉。感觉更像无差。
#半AU带自设,剧情感不强。
#OOC/BUG可能。

设定:十二岁之后的人们将分化,少部分人拥有寻找灵魂伴侣的机会。
在灵魂伴侣中,在双方碰见时,两人中有一人必定将丧失语言能力,需要等待另一方的先开口。而先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一直有语言能力,在与自己的灵魂伴侣交谈后,将感应到对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
这里的汉诺骑士主要是为了打牌图个开心组成的类似公会的东西,性质没有特别恶劣。并舍去了抢夺伊格尼斯的设定。

鸿上了见发现了不对劲。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时候在Link VRAINS里的他是Revolver。
他想挑战Playmaker,作为汉诺骑士的首领他希望将这个所谓的强者打败,即使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作为一个决斗者的挑战欲望。但是他发现自己踩着滑板,找到了Playmaker,并尝试与他进行一场决斗的时候却没法开口——他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放慢了速度,不再追逐对方。还好对方没有反过来追着自己。因为无论他怎么挑衅,Playmaker是无法听到的。真是该死。
鸿上了见从Link VRAINS里面登出,他有些事情要考虑。
他冷静下来想想,即使现在灵魂伴侣的存在越来越少,双方遇见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但他失去语言能力这件事,或许只能用这种玄妙的原因来解释。即使他身边找不到一对灵魂伴侣,他甚至以为这种带着古老的命运预言已经在高科技的世界消失了。毕竟现在的多数人已经失去了那种古老的灵魂伴侣的链接,而剩下的为数不多仍拥有链接的人也并不能在分化之时清楚自己能力,不会去执意追求灵魂伴侣,而每个城市的不断扩大又让他们的相遇过于困难……但突然在一个人面前失去语言能力更加魔幻,他又不是高中情窦初开去告白又害羞的说不出话的少女。
他觉得这件事有点太嘲讽了。自己的对手(他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宿命,毕竟两人经常在Link VRAINS的排名上争夺)会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将有的,是一个男朋友,更从未想过他的男朋友会是自己的对手。
首先他必须承认如果可能,Playmaker是一个不错的伴侣。在Link VRAINS里面的Playmaker体型看起来相当匀称,四肢有着柔和的肌肉线条让他更加希望去欣赏紧身衣之下的真实肉体……他觉得各个方面应该不会差。他喜欢Playmaker的眼神,坚定,绿色的眸子像四月雨季前的早茶一样纯净。在反反复复多次观看他与汉诺骑士对战的视频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个青年有一副耐看的五官与一副磁性的嗓音。如果不是那种高冷还独行的性格,大概是个完美的情人吧?
鸿上了见突然自嘲,他仅仅是凭着灵魂伴侣这个词,就给Playmaker美化成了一个几乎没有瑕疵的存在。在一个小时前他还对这个青年穷追不舍,迫切想打败他。而他现在却在想如果有机会,将如何与这个青年交往。
命运真是奇妙的东西。
事实上他没法肯定Playmaker能否接受他。但这可是他的灵魂伴侣。多少宿命中的人一辈子都无法遇见,或者因为在对方面前失去语言能力而匆匆错过。
鸿上了见是那种自小就接触权力的人,如果是他想要的,他必然会用能力去得到他。他会得到Playmaker的,身心一并得到。
虽然他并不清楚Playmaker在Link VRAINS之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听声音他估摸着应该不至于是个三四十岁还死宅在父母家地下室的中年大叔,大概会是一个朝气的少年。朝气……他很久都没有用这个词来形容别人了,他想起很久以前的“LOST事件”里有这样一个孩子,朝气蓬勃而又充满冷静,他看着那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孩子反反复复被电击,却总是能拍掉身上的灰尘,再次站起来,一点哭泣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他觉得那个孩子坚强到让人怜悯。也让人敬佩。那孩子的名字他的印象还是十分深刻——藤木游作。
那孩子现在在哪里呢,他自己莫名的希望他一切都好。
他叫来了Specter,刚开口,又沉默了。“我想让你去帮我查查Playmaker……”鸿上了见突然停住,自言自语,“算了。”
白发男子并不知道自己的上司在想什么,只是听到对方又示意他离开:“不必了。”他的上司,在今天登陆过一次Link VRAINS之后,突然变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鸿上了见突然决定亲自去查询Playmaker的信息,以求能与他说上话——这样对方也能感应到作为灵魂伴侣的他的存在。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伴侣应该是一个秘密,在一切都被他完全掌握住之前,他不想告诉任何人。而且,如果他聪明的下属领悟到什么意外的信息,会让他耿耿于怀,即使他知道Specter并不会背叛他。虽然他觉得查找到对方的任何线下信息应该都不会太容易,Playmaker看起来是一个能够把自己个人信息保护的很好的人。
他敲着键盘,发现对方实在是足够狡猾,用一个trueCrypt的源代码做出的影子系统进入了Link VRAINS,只能获得一些零散而毫无意义的信息。性别男,日本人?这种事他需要被告诉吗。
但是这些严谨的加密信息也给他了一个加分项,一个有周密准备的黑客,他开始想象对方拥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快速敲击在键盘上,同时眼前的屏幕上书写出一串流畅的代码。——性感。他不知为何会想到这个词。

鸿上了见在电脑前坐了好一会儿了,长时间的使用电子屏让他感觉有些疲劳,他保存好刚才零零碎碎找到的Playmaker的信息,然后又拷贝了一份到自己的随身闪存驱动器里面……他觉得还是不保险,又给两边都做了几层的加密处理。这样的他,是不是有点变态了?鸿上了见有些嘲讽自己。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鸿上了见离开书房,准备去厨房找点喝的。事实上他在橱柜里只摆了几袋待研磨的咖啡豆,他今天意外有些犯懒,并不想利用这样一个下午的时光去等一杯咖啡做成。除此之外他在橱柜发现了还有些冰糖和肉桂粉,他好奇自己当时是怎样头脑发热在冲动之间买下来的。
他在冰箱里敲出几个冰块扔进马克杯里,又给往里倒了半杯水,马克杯上印着一长的一串二进制码作为花纹,他曾经尝试过运行那段编码,发现只是厂家无心的排列后竟然突然感悟到世上无趣的人数不胜数。
冰水刺激了鸿上了见有些麻木的大脑,但是他仍旧感到疲惫与饥饿。机器人总是他最想成为的人种。
他往大门方向踱步,然后考虑着外出买点什么——其实外卖就已经能满足他的进食需要了,但是他讨厌所有上门的服务人员了解到对他一个人独居于一整栋别墅这件事后的诡异神情。那种眼神就像在准备盗窃,亦或是觉得他是个弑父后独占财产的不孝之子。
他走到大门前,稍微思考了一下是否带了现金和手机,然后把门前斗柜上的电子钟关停,并且把干枯了很久的餐桌上的插花带出了门。
在鸿上了见关门的那一刻,机械的电子音提醒他一路顺风,冷漠的声线甚至让人不想再回到这个家。他走出门,侧眼看了看家门外绿植的长势还算喜人,郁郁葱葱的模样好歹给这栋电子化过高的的建筑带来一点生机。他接着把干枯的花束毫不留情地扔掉,然后往下坡准备走到公园去。
下面说是个公园,实际上也不大,主要起休闲娱乐作用的是个还算大的广场,旁边有的也是最基本的城市绿化,不值得一提。唯一算是景点的,大概是站在护栏旁是不错的观赏星尘大道的角度,但在比起公园欣赏那片绚烂是景致,不如他自己在家里的落地窗前看见的清晰。一群孩子吵吵闹闹地往鸿上了见面前跑过去,在看见他冷漠的有些吓人的眼神后都下意识闭上了嘴,等远离了他好一段距离后才开始继续嘻嘻哈哈。他觉得那群小孩挺有自知之明——在往公园的一路上他仍旧在思考Playmaker的事情。这件事不容被打扰。
“妈妈,帮我买个热狗吧!要最——大的那种。”一个小男孩拉着母亲的衣角来乞求他母亲的慷慨,同时用眼神示意自己的渴望。鸿上了见并不关系小孩子怎样用自身优势来满足自己欲望的,但是这确实给他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方向。
一辆大概是由房车改造的热狗车,他倒是很有兴趣就近吃上一顿便折返回家的。至于什么时候去买一束鲜花来替代刚才扔掉的枯萎花束,他觉得这件事可有可无并且毫不紧急。

“请问要些什么?”藤木游作把烤熟的香肠推到铁板周围,然后抬头看着离自己只有几米远的青年,下意识的觉得这人会是自己的顾客。
“美式热狗。不要酸黄瓜。”青年开口说。
藤木游作突然感觉自己大脑似乎受到了外界的干扰,对方明明说着最普通的话语,但他却感觉莫名的轻松,还有几分隐隐约约无法言说的愉悦。
虽然是有些异样,但是他还是无视了这个突发的情况,然后熟练地往法兰克福烤肠上面挤上黄芥末酱。“您的美式好了。”他用纸张包装好热狗后抬头把东西递给青年——稍微让他觉得有些尴尬的是青年似乎一直在盯着他的手看,他刚才在制作热狗时余光就不断瞥见对方专注的神情。
青年接过热狗,然后径直离开了。因为再没有顾客,藤木游作一直看着对方往西方山坡上的落日余晖中走去,他很清楚山上的那是一栋气派的建筑,但这和他也没什么关系。
结束了一天的营业后藤木游作终于有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他原本是准备直接登陆进Link VRAINS里找Revolver决斗的,上次对方在他身后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让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很清楚Revolver不是一个会退缩的懦夫。他比自己甚至要更好强。但是今天与那个青年的简单对话还是让他感到略微的疑惑,他其实在心里已经有了四五成的把握,但是他仍旧不敢完全相信自己的推论。
和一个一面之交的顾客是灵魂伴侣?可能性小到渺茫。
他用自己高中学生的身份顺利进入了市图书馆的系统,并查询到几本旧时期的关于灵魂伴侣的书籍——由于灵魂伴侣实在是不多,互联网上的讯息只是寥寥几句,并没有详细解释,他只能靠着纸质书籍的电子版来了解更多的内容。
他只是阅读了最前面的几页,就把之前的把握提到了九成甚至是肯定。但是他仍旧觉得有几分荒谬。
这时AI用一个调高了几度的声音大声喊到:“Playmaker大人,你有灵魂伴侣啦?!”藤木游作突然想把这黑色的伊格尼斯从决斗盘中揪出来。他一个眼刀甩给AI,但是已经迟了,草薙探头过来,给予了及时的问候:“游作,是真的吗?”
“我不太清楚……”藤木游作决定搪塞过去,没有原因的,他不希望这件事被知道。
“但你明明就……!!”AI还没来得及说话,藤木游作就送给了他一套禁言套餐。
草薙看了一眼藤木游作,欲言又止。

深夜夜里藤木游作还没有睡着,他盯着天花板思考着是否应该再与那个青年再一次见面。他家离那个公园有些远,不过如果能搭乘地铁应该还算是快捷。虽然是夜里,但是他隐隐约约心里感受得到与对方的链接,对方的思想还很活跃,应该也没有入睡。
“AI。”藤木游作尝试呼喊了他的伊格尼斯,把已经了的对方唤醒:“怎么啦Playmaker大人?”
“我想去见一个人。”
“噢!是你的那位‘灵魂伴侣’吗?!”AI热衷于挖掘这种私人信息。
“嗯。”藤木游作拉上AI就走,“你敢把今天晚上的事情随便说出去我就把你的数据直接格式化。”
“啊?!好的……”被威胁的AI声音都变得小了许多。
藤木游作赶上了夜里最后一班地铁。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鬼使神差地站在那栋别墅大门外了。他其实是能看见别墅里仍然亮着灯的,但是他还是觉得夜深人静的时候登门拜访过于不合时宜。即使对方是他的灵魂伴侣也依旧如此。
藤木游作把手放在门铃上,没有按下,AI他犹豫的时候突然从决斗盘里面钻出来,伸长自己的身体,然后往藤木游作的手上施力。
“AI……!”藤木游作语气稍微有些激动,透露着几分愤怒。
“如果我不帮忙的话,Playmaker大人是准备在这里站一个晚上吗?”AI似乎相当理直气壮。
门铃响了一会儿,然后门开了。
藤木游作在进门时看了一眼门牌——鸿上。是个有些熟悉的姓氏。

鸿上了见在监控里看见了前来拜访他的人。深夜里穿戴整齐来的陌生人真少见。但他有几分眼熟那个青年,估计是在哪里曾见过。他把门打开了。
他从顶层走下楼去。在客厅里看见了坐着的青年。青年站起身来向他自我介绍:“藤木游作。”
鸿上了见有些震惊,藤木游作,一个他怀念了十多年的名字。他仍记得的男孩。
青年并不知道对方在思考什么,只是为了解释深夜拜访的目的而继续说着:“虽然你可能很难相信……但是很可能我就是你的灵魂伴侣。原因有三点。第一,今天下午……”
鸿上了见突然愣住,他没了再往下听的心思,因为在这时他的大脑里已经能把这一切不可思议的巧合串联起来,组成一个完整又离奇的故事了。
鸿上了见强扯出一个微笑着伸出手向对方表示了礼貌:“初次见面,Playmaker,我叫鸿上了见。”
……他似乎是受到刚刚了解的事实的冲击,脑子还没回过神,把对方名字读成了Link VRAINS里的ID。然后是几秒的微妙的沉默。他大概一辈子再也不会碰见这么尴尬的场面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ID?”藤木游作表情很严肃,他身子微微向前凑,却并没有和对方握手。鸿上了见的手就那么悬在那里,他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原来你不知道我的ID啊,”鸿上了见很快就找到了方法把话接了下去,“我以为作为顶尖黑客的Playmaker随便动动手指就能知道我的底细呢。”
“Revolver。”鸿上了见报上了ID,看见藤木游作才把手伸了过来,象征性握了握手。

藤木游作觉得自己半夜鬼迷心窍才会来见这个人。他自己仿佛受到IA的蛊惑,还与对方说了好几句白烂话,最后他发现他的这个灵魂伴侣,还是他自己的对手……?事实上那只人们总是喜欢把争夺第一名的两位叫对手,而他并不在乎排名之类的可有可无的东西,他只是不知为何总是在排名榜上一二位波动罢了。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他并不是一个看重外貌的人,鸿上了见这种的相貌,在女生里是不是应该很受追捧?他并不清楚异性的喜恶,但作为他自己而言,他对对方还是没有什么特别差的印象,或许是因为他本来在感情问题上就一贯稳定。如果真的作为灵魂伴侣一起共同生活他自己大概也不会过于抗拒,只是他还没有过多去考虑未来的心思。
即使他们是什么命运绑定了的灵魂伴侣,但是初次见面还是略无聊了一些,除了决斗他们似乎还找不到什么共同的话题,鸿上了见和藤木游作并排在沙发上坐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问着年龄和生活现状一类毫无营养的话题。
“诶呀呀,你们两个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实在不行,来决定吧,决斗决斗!!”AI大概是忍受不了这种古怪的氛围,从决斗盘里面钻了出来。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被Playmaker瞪着直到电子届蒸发,但总有人要在这种剧情无法推动的时候做点什么,他甘愿做一会儿老好人,如果能让他的主子陷入爱情而变得温和一点的话。
“好啊。”
AI没想到两人竟然一同开口,还答应了。同步率高的可怕。

“做个赌注吧,谁输了要做点什么。”
“好。”
这是他们对决前最后的对话。其实提出这个意见的鸿上了见也不知道要赌点什么,他只是想让自己的对决有点意义。

那确实是一场精彩的对决,双方发挥了卡组最大的可能性,最后以平局收场。大概算是不分上下。
“你想要什么?”藤木游作从场地一端走过来,他倒是无所谓自己付出什么,他本来就未曾拥有太多。
“我……”鸿上了见语气逐渐变得正经,面罩打开,表情也不再是对战时一副笑脸,“我想要你当我男朋友。”
“好啊。”藤木游作的回答直截了当,他觉得对方还不错,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你知道我最后盖上的卡是什么吗。”他语气是询问,但这个问题明明难以回答。

“是魔法卡,恶魔之吻。”他的唇齿与对方交合。

#感谢阅读!
#作哥不会把这种卡加入卡组x只是我强行脑补

评论(3)
热度(4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