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卡西利亚斯/暴雪相关
都是心头好但是并不能很好表达爱意。

这里用来存放:BJD照片/各种不好吃腿肉

虽然偶尔爬墙但是永远会回到蹴鞠圈(沉默)
自己深知笔力不够,会努力。不知道为什么永远在混冷圈(落泪)

[卡配罗]里卡多收到了四封信以及一封没有

#所有随意提及的景点来自我的胡编乱造
#脑洞来自《敬启兄长大人》,是一个很美好的漫画
#胡言乱语对话流并且充斥着大量ooc
#看了金球奖颁奖后一时鸡血,不好吃请打死我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坑

                                                     
他以为没人再会给他寄信了,自到了奥兰多城以后就一直这样坚信着。
他在美国的朋友不是太多,还称不上熟络。要是来自远方,岂不是花费金钱时间太多。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自己家门前的邮箱是开着的,里面夹着一堆照片和一封信。抽出信件来看,来自他很久没有去的马德里,他倒是挺怀念那里的。
他的视线停留在信尾的寄信人,他以为这辈子与那个人都将再无交集了。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他坐在书桌旁,小心翼翼地用拆信刀打开了那封远渡重洋而来的信件。

First letter
铺陈开是他熟悉的语言。很久都没有人用葡萄牙语和他交流了。

——Ricky,好久不见。
我们现在还是没有见面啊。里卡多这样想着。指尖却仍旧徘徊在墨迹之上。他竟然有一时的语塞,如果就是克里斯站在他的面前,他会怎样?
哭吗,或者抱住这个好久不见的男人,或者,他们就那样直接注视着对方,一言不发。
他不知道应该回应什么吧。大概"你为什么来美国了"之类客套话。最开始或许想说"你为什么会来见我",但又在害怕那是自作多情。
所以,克里斯,你为什么要给我寄信呢。

——不知道你在奥兰多市过得怎样。
没有你,很糟糕。他觉得的确如此。但是他是奥兰多城的队长,他有能力和担当去支持这一切。他会觉得很累,但他会坚持的。因为在国家队的克里斯,也是这样。一个人担起大梁。

——我现在正在给你写信诶。
是啊,没错。虽然里卡多的确对这样的原始交流方式感到喜爱,但他不知道真的会有人这样做。他也许在曾某次聊天中提及此事,说到自己所热爱的书信,一纸红笺渡洋奔波千里,只为远方佳人。而克里斯或许是为数不多认真记录下这一切的人。

——我最近在想到西班牙各地走走。不像是踢球时拜访客场那样的随意驻足,我想好好看看这个国家。
想着当时还是很早些的时候,他就这样跟克里斯说过。"我想走遍西班牙。"他的确有这个想法,只是没能实现。突然想起来,那时的克里斯表情略有玩味"为什么不去葡萄牙转转?"他以为对方没有听进这句话,而只是有些失落的说出那些带有稍稍带有讽刺意味的话语。
哪知道对方真的做到了,即使不是自己。他为克里斯而骄傲。

——现在我在马德里街头,哈,没人认出我。
里卡多能透过笔墨感受到克里斯偷笑的语气。
那种带着墨镜也掩盖不住的狡黠的光彩和魅力。大概这也是那么多姑娘愿意对他投怀送抱的原因。当然,他也会迷恋在对方这种偶有轻佻的语气和温和的目光里。这个比他小三岁的孩子在举手投足之间都太可爱了。

——没有人挤在你身边问你会不会待在皇马对梅西有什么看法什么时候退役真是太好了。
里卡多笑出声来。他喜欢这样的克里斯。虽然他知道克里斯会很生气,当别人问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当然想待在伯纳乌;他也不需要和梅西去比什么,他只要做好他自己;而现在的他虽然已是而立,但竞技强度依旧很高,他更不会随随便便就走下绿茵场。

——以及,我打算亲自去马德里的邮局寄送它。
他抓着信封的手更紧了,似乎能透过纸张感受到大西洋彼岸的温度。

——你知道吗,作为一个普通人去观察这个城市,她真的很漂亮。教堂,美术馆,宫殿,广场。我发现,丰收女神广场,并不只是一个庆祝地那么简单,看见那些沉淀着岁月模样的雕像,五官却依旧精致。它们让我想起你。
脑海里开始回忆起那时的场景,他在皇马的那么几年也赢过大大小小的冠军,也在各地看见过那些一片白色的海洋,和银镀的奖杯,模糊显现。但他会记得丰收女神广场,那里是他们庆祝的高潮,雕塑,队徽都是茫茫的白色。他快忘了每一尊塑像的模样和她们的动作,只是偶尔闪过几张队友的脸。
他还去过几次毕加索美术馆,歌雅全国的巡回画展,他只了解稍许那些画面的意义,偶有些内容在他上历史课或许时提到过,但在他脑海里,只是只剩下了几个字节。这些或许都是西班牙,他很模糊大概地记着一些,那是他为数不多的能回想起这个国家时的模样。

——你还记得这家餐厅吗?
[图片]
噢,他当然记得。
克里斯在他生日那天包下整个餐厅给他庆祝,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家餐厅总是用冬青槲和丝兰做餐桌上的装饰。克里斯还问过他在槲树旁边是否也能接吻。
他很喜欢那天。他过得充实,并且有意思极了。
但事实上里卡多不喜欢那里的法国菜。他没有任何原因的,当他吃下第一口开胃菜开始,他就对这家餐厅充满敌意。他没有告诉克里斯,他觉得不应该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直觉毁坏这一天的幸福感。

——那天你穿的特别好看,领带是棕色的,很配你的琥珀色眼睛。
——在那之前被我捂住眼睛进入餐厅的时候手足无措的样子也很可爱。
那就当做是赞美收下了,他微微一笑。
里卡多想起那条领带还躺在自己的衣柜里没有丢掉,或许什么时候能再用上它。

——还有它正对着的广场。
[图片]
那是他们那天餐后散步的地方,安详的小广场和树林,喷泉以及为它伴奏的小曲。
完成每天的训练后他总是陪着克里斯来这里健身,绕着小路跑上几圈,然后一起靠在长椅上,他会看着这个男人是怎样流汗,只是为了最后一刻捧冠。人们总是赞扬他的努力,却忘记了他的天赋。每当克里斯向他抱怨起这些,他只能应声表示赞同,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哦,对了,我在那里被一个孩子认出来了。
——他真厉害。
他和克里斯都很喜欢孩子。
孩子。
里卡多突然想起自己和克里斯都有孩子。
嘿,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他自己问自己,没有回答。那你们为什么总是表现得很亲昵啊。如果卢卡斯这样问他,他会怎么回答呢。他很纠结,或许这就是他一直躲藏着的原因,他觉得那时的他会变得语无伦次,不知所措。他喜欢克里斯,当然喜欢,很喜欢。但他不能告诉卢卡斯这些,他觉得让一个孩子来明白自己父母离婚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显得有些不可理喻。更何况卢卡斯崇拜着克里斯以及他的电梯球技术,说不定还有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
卢卡斯和克里斯铁得就像哥们,他们一起打电游,踢球,一起翻墙去旧街区探险……
他觉得就是自己太害怕。
他不害怕别人的眼光,只是害怕卢卡斯的成长因此收到影响,甚至是威胁。或许有一天他会说破这一切的。
他想着,如果真的能和克里斯在一起,没有顾忌地,那大概是上帝对于他这个不忠者的最大宽慰吧。

——他也是一头微卷的头发,深邃的眼睛。
——他让我想到了你。
——我想你。
他看到这儿,脸上有泪水划过。
他开始手足无措地寻找桌上的抽纸,急急忙忙堵住下滑的眼泪。

——我会继续给你寄信的。但是你不用回复我,因为我的每一个目的地永远不会是最后的终点。
里卡多把信纸放在桌上,他似乎是真的开始想念写信这个人了。毕竟他们曾经有过那么多美好回忆。

      

评论(11)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